<p id="hhhpf"><b id="hhhpf"></b></p>
<address id="hhhpf"></address>

<em id="hhhpf"><strike id="hhhpf"><dl id="hhhpf"></dl></strike></em>

      <address id="hhhpf"><address id="hhhpf"><listing id="hhhpf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form id="hhhpf"></form>
        歡迎來到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官網!
        幻燈片
        搬家工人的心聲:為了生活只能搬家

        來源:上海強生搬場運輸有限公司 時間:2012-12-18 查看次數:

        新年即將到來,又到了搬家旺季,許多人會不約而同地想到搬家公司。記者了解到,南昌目前有大大小小約30家搬家公司,200多名專職搬家工,他們每天穿梭在南昌的大街小巷,為市民搬運家具物品。

          這些搬家工,大多來自農村,當城里人從舊家搬遷新居時,會想到他們,會用到他們的肩膀和力氣。他們背著沉重的家具,一步一個臺階地上樓,他們賺到的鈔票浸滿了汗水。如此辛苦地勞作,搬家工心中只有一個樸素的愿望:掙錢,養家,讓父母妻兒過上更好的生活。
          田稱龍吐了口氣,蹲下身子,把桌面貼在背上,兩手反扣住桌沿,往上一提,整個桌子便壓在身上,他開始邁著碎步往前走。

          記者見到老田時,他正在為客戶搬家。雖然已是12月的天氣,汗水卻依然掛在額頭。他靦腆地笑了:“采訪我?我不會說啊。”“沒事,咱們就聊聊天。”“好吧。”老田又笑了,臉上的褶子像散開的菊花。

        從不與客戶爭吵

          當搬家工累嗎?那還用說!但老田告訴記者,身體上的累都能承受,最怕的是心累。

          一次,老田和工友去搬家,開始和客戶說好了價錢。搬完后,那客戶臉一沉,說他們把家具的漆碰掉了,要扣20塊錢。工友和他理論,那客戶絲毫不讓,情緒一激動,還抄起桌上的東西朝他們扔來。老田趕緊上前擋住,說算了算了,20元錢我們不要了。

          還有一次,是大夏天,老田和工友給一對小夫妻搬家。房間里沒開空調,大家都出了一身汗,氣味有些難聞。結賬時,兩個年輕人捂著鼻子遠遠地遞錢給他們。老田的心像是被什么刺了一下,但他什么都沒說。

          “我從來不跟客戶吵架,遇到矛盾,就跟他們講道理。”老田對記者說。他能吃苦,也受得了委屈,就是希望社會能給搬家工多一點尊重。“我們也是憑勞動掙錢,勞動最光榮,你說是不是?”


          南昌“高齡搬家工”

          田稱龍今年53歲,做搬家工已十余年,在南昌搬家行當里,像老田這樣的“高齡搬家工”已不多見。“為什么這么大年紀了還要干?為了多掙錢唄。”老田笑著說。

          老田是高安人,十幾年前從高安特種水泥廠下崗,便來南昌打工。他干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搬家工。剛開始做的時候,他非常不適應,但想著家里3個年幼的孩子,他咬咬牙,接著干。

          十余年間,老田已經記不得走過多少地方,搬過多少次家。最忙的時候,他一天要接七八個單子,搬幾千斤物品。“最苦的一次是搬東西上20樓。本來可以用電梯,但床墊太大了,進不了電梯,我只能從樓梯背上20樓。”

          那次搬完后,老田一口氣吃了一斤米飯。

          說起飯量,老田不好意思地笑了:“我平時一頓飯要吃八兩米飯,喝二三兩白酒。”

            見證南昌人的“發家史”

          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做搬家工,老田親眼見證了南昌人生活的變化,用搬家行當一句流行的話說就是:“房子越搬越大,樓層越搬越高,電視越搬越薄,家具越搬越少。”

          十多年前,搬家的主要物品包括大衣柜、五斗櫥等,許多人家用煤球爐,搬家的時候往往要搬幾十上百斤蜂窩煤。后來,幾乎家家戶戶都有兩個煤氣罐要搬。現在,不少人家用上了管道氣,煤氣罐已不多見了。大概從2004年開始,老田頻繁地跑紅谷灘、高新區,搬家的樓層越來越高,房子也越來越大。

          幫客戶搬入新家,搬家工們往往會打量一下新居。十多年前,最常見的裝修是刮瓷、吊頂。現在,房屋裝修越來越高檔,工藝越來越復雜,搬家工們進入新房都要穿鞋套,以免踩壞地板。

          看見南昌人的日子越過越紅火,老田心里著實高興。有時遇到一些熱心腸的客戶,搬完家以后再三道謝,甚至請他們吃飯,每當這個時候,老田的心里都特別溫暖。


          最大的夢想是給自己搬家

          胡軍虎告訴記者,南昌人搬家往往集中在夏天,“有些人是習慣春天裝修,等裝好房子搬家的時候,正好是夏天最熱的時候。”此外,南昌人搬家喜歡挑日子,比如帶“8”的日子、元旦、春節都是喬遷旺季,而清明、冬至、七月半則鮮有人搬家。

          即將到來的搬家旺季,胡軍虎希望自己能多接點單,多掙些錢。兒子在讀高中,正是用錢的時候,妻子沒有工作,靠打零工掙錢,全家的擔子都壓在他身上,他必須努力工作。當然,他心中也有盼頭:“兒子成績不錯,以后指望他考個好大學!”

          為別人搬了4年家,胡軍虎一家至今仍蝸居在新建縣城的出租屋內。他希望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住上新房:“也要這樣的房子,也要這樣的裝修,讓我也熱熱鬧鬧為自己搬次家!”


          “干到60歲,回家帶孫子”

          老田每個月能掙3000多元錢,旺季的時候六七千都能拿到手,這讓他一直非常“留戀”搬家工這個職業。“很多人都勸我別干了,這么大年紀,回家享福去吧。可我怎么享得了福呢?三個兒子收入都很低,還有四個孫子孫女要管,我得多掙錢啊!”老田說。

          老田告訴記者,趁著自己身子骨還結實,他想多干幾年。“干到60歲,我就回家帶孫子,好好休息,安度晚年!”老田咧開嘴角笑了,他的眼神里滿是憨厚。

          什么時候給自己搬次家?

          12月13日上午,紅谷灘江信國際花園一處住宅,搬家工胡軍虎正在為客戶搬家。他動作麻利,手腳輕快,大包小包的東西很快就搬上了樓。工作間隙,胡軍虎習慣性地點燃一根煙,悠悠地望著眼前的高樓大廈,心里想:要是有一天,也能這樣給自己搬一次家該多好!

          既是體力活,又是精細活

          胡軍虎今年38歲,是新建縣象山鎮人,干搬家工已經4年。他初中都沒有畢業就輟了學,在家種地為生。后來他把地賣了,帶著妻兒進城打工。

          胡軍虎很快就找到了搬家工的工作。想著自己是莊稼漢,這種體力勞動應該不在話下,但上班第一天他就嘗到了“苦頭”。“真累啊,人都快散架了!”胡軍虎說。他才知道,原來搬家不是簡單的“賣勞動力”。

          跟著師傅學了半個月,胡軍虎漸漸上了道。比如搬冰箱,他知道了得用背部馱著冰箱走,開門的地方應對著地面,這樣既能使上力,又能減小冰箱受損的危險。又如搬床墊,在狹小的樓道里,搬家工得像“螃蟹”一樣橫著走,這樣才能又快又好地下樓。

          4年下來,胡軍虎總結出一句話:搬家既是體力活,又是精細活。光有一身蠻力是不行的,搬家工得用心用腦。

          搬鋼琴上八樓落下腰椎病

          問十個搬家工最怕搬什么,九個會回答“鋼琴”。胡軍虎有一次搬鋼琴上八樓,結果落下了腰椎病。

          “那次是夏天,天非常熱,我和工友搬一架鋼琴上8樓。”胡軍虎回憶道。鋼琴有700斤重,氣溫接近40℃,胡軍虎在樓道里揮汗如雨。從一樓到八樓,正常狀態下兩分鐘就能走到,可胡軍虎和工友足足用了半小時。那次搬完后,胡軍虎的腰部隱隱作痛持續了幾個月,“那次真是過力了,過力了!”胡軍虎邊說邊搖頭。

          除了腰椎病,很多搬家工還有胃病,訂單多的時候,一家接一家地搬,中午飯根本沒時間吃,長此以往,很容易落下胃病。至于搬家過程中的磕著碰著,青腫流血,那就多得沒法兒說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相關文章

        kg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