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M屯生活 >为个破布包婆媳大打出手,老人过世后打开布包才知道背后隐藏着「

为个破布包婆媳大打出手,老人过世后打开布包才知道背后隐藏着「

2020-06-15 M屯生活 357 views 473

为个破布包婆媳大打出手,老人过世后打开布包才知道背后隐藏着「

周阿姨是小区居委会主任,她为人热忱,乐于为居民排忧解难,但凡哪家有了烦心的事,或者邻里间闹纠纷,都会想到请她来排解。

这天中午,周阿姨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起来。

「你好,这里是居委办公室,请问你找谁?」

「周阿姨啊,我是七号楼王芳,你快过来吧,三楼的兰娣阿婆和儿媳妇正干架呢! 」

啊,这还得了!周阿姨急忙挂断了电话,风风火火的向七号楼赶去。

她边走边盘算起来,这兰娣阿婆真是个可怜人!早年丧夫,一个人含辛茹苦的将独子拉扯大,培养他上了大学,实在是不容易。好在儿子挺争气,毕业后去外资公司谋了份体面的职位。去年,又同交往多年的大学同学罗燕蓉结为秦晋之好,一家三口本该过上幸福的日子。岂料老人因为早年劳累过度,落下诸多毛病,最近又查出有些老年痴獃的癥状,平时经常胡言乱语。她的儿子常年出差在外,老人的饮食起居都依赖儿媳妇,难免会有些摩擦。

「真是久病床前无孝子,更何况是儿媳妇啊!」周阿姨不禁叹了口气。

当她来到七号楼的时候,楼道里已围聚着不少邻居。一扇敞开的房门中,传出了兰娣阿婆的斥骂声。

「你今天扔我的东西,明天就是要我的老命啊!我知道,你嫌弃我,不如给我一把安眠药吧,我也不想活了! 」

周阿姨拨开众人,推门而入,只见屋中一片狼籍。兰娣阿婆坐在床上,满面憔悴,眼中布满了血丝,她的手里紧紧抓着一个款式老旧的布挎包。罗燕蓉掩面坐在一旁,身体不停抽搐,在她边上站着几个邻居,他们不时地劝解着双方。

周阿姨上前一步,说道: 「兰娣阿婆你先消消气,究竟发生了什幺事,能和我聊聊吗?」

此时,兰娣阿婆像受委屈的孩子样,含泪将今天的遭遇讲述了一遍。原来,一大早兰娣阿婆发现自己最珍爱的一个布挎包不见了,那是几十年前丈夫送给她的礼物,这可是她的命根子啊!她翻箱倒柜到处寻找,也不见蹤影,最后,是儿媳妇从一堆废旧杂物里找了出来。为此,兰娣阿婆大为恼火,她认定是儿媳妇嫌弃自己的旧挎包,想一扔了之,数落了她几句。可是,罗燕蓉却大呼冤枉,说自己没有动过婆婆的包,都是兰娣阿婆自己收的,一定是她自己忘记了,双方各执一词,才引发了婆媳间的争吵。

周阿姨皱了皱眉,转身问罗燕蓉: 「燕蓉妹子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这也不是什幺原则性的问题,你为什幺要和婆婆斗嘴呢?」

罗燕蓉抬起头,眼中满含泪水,她慢慢地走到周阿姨跟前,轻轻地说: 「周阿姨,这里不方便,请到里屋,我有话同你说。」

二人进了里屋,罗燕蓉顺手将门反锁。

「搞什幺明堂啊,神神秘秘的。」这下,邻居们倒有些摸不着头脑了。

不过二十几分钟,里屋响起了周阿姨的声音。

「罗燕蓉,你说的是真的吗?这可不是儿戏的事,你,你可要想清楚啊!」

「周阿姨,我想清楚了,你一定要帮我啊!」罗燕蓉回答得乾脆利落。

又过了一会儿,房门被周阿姨推开了,只见她满脸忧容,走到兰娣阿婆面前说道:「阿婆,我教育过你媳妇了,她已经彻底悔过了,你可要原谅她啊,以后如果有什幺困难,你就来居委会找我,我一定全力帮助你!回头我和你儿子通个电话,我要好好批评他,他在搞什幺名堂啊,只知道在外忙工作,怎幺对你不闻不问吶!」

看到这情景,大伙也都心知肚明,一定是罗燕蓉嫌弃兰娣阿婆体弱多病,真是世风日下,人心不古啊!于是,不约而同地帮衬起兰娣阿婆。

罗燕蓉默黙地坐着,也不申辩半句话,听任众人责难。

周阿姨也不时地从中调解,一个多小时后,兰娣阿婆方才消了怒气,罗燕蓉也向婆婆低头认错,笼罩在屋中的阴霾顿时烟消云散。大伙又宽慰了一番兰娣阿婆,便纷纷散去了。

三天后,兰娣阿婆家收到满满一份包裹,打开一看,都是老人喜欢吃的点心乾果,和一些衣物。罗燕蓉告诉兰娣阿婆,她儿子最近在外地负责一个重要项目,赶不回来了,特地寄来这些物品,慰问家人。兰娣阿婆迷茫地说道:「好好,工作重要,工作重要!」

睌上,罗燕蓉的手机铃声响起了。

「妈,是嘉明的电话。」罗燕蓉说着,把手机递到兰娣阿婆手中。

「谁的电话啊?」

「是你儿子的电话啊!」罗燕蓉提高了嗓门,兰娣阿婆茫然地接过了电话。

手机里传来了热情洋溢的问候声:「妈,最近你还好吗?前几天,周阿姨来电话批评我了,说我对您关心不够,请您老原谅。只是最近,我们的项目出现了一些状况,可能要晚几个月回来了,前段时间,我寄给你们的东西收到吗…」

听着连珠炮似得问候,兰娣阿婆只是恩啊地应承着,一旁的罗燕蓉看在眼里,不住地摇头,她知道婆婆现在已经越发「糊涂」了。

此后数月,儿子经常往家里寄些生活用品,也时常打电话给兰娣阿婆,问寒问暖,有时他还会发一些日常的生活照片,但是由于工作的原因,他总是无暇回家探望老母,转眼一年过去了。

这段时间,婆媳间的相处越发融洽,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。岂料,天有不测风雨,半月前,本就疾病缠身的兰娣阿婆突发病变,被送进了医院。这回,可够罗燕蓉忙碌了,她经常在医院中陪护,人一下就消瘦下去了。

这一天,兰娣阿婆正躺在病床休息,忽听到罗燕蓉在耳边轻轻呼唤:「妈,醒醒,嘉明来看你啦!」

兰娣阿婆睁开惺忪的双眼,当她看到站在罗燕蓉身边的壮实汉子时,不禁老泪纵横:「儿子,你,你终于回来了,让妈好好看看你!你瘦了…」

罗燕蓉连忙安慰道:「妈,这回你可以放宽心了,嘉明回来了,再也不走了…」

「好,好,儿子啊,快,快过来!」望着这温情的一幕,罗燕蓉悄悄退出病房。

门外,周阿姨关切地问:「怎幺样?老太太没看出破绽吗?」

罗燕蓉回道:「好像没有露出什幺破绽,婆婆挺高兴的。」顿了一顿,她继续说道:「周阿姨,幸亏你点子多,把你表弟找来充当嘉明的替身,否则,这齣戏真是演不下去呢。」

周阿姨拉着罗燕蓉的手,充满关切地说:「大妹子,你不用把这事放在心上,我也是病急乱抓药,好在我表弟和嘉明有几分相像,加上兰娣阿婆有些神智不明,才敢贸然一试,这段时间你受苦了。」

「比起婆婆经历的苦楚,我这点委屈又算得了什幺呢?医生和我说,她的病非常严重,身体状况很脆弱,如果她得知儿子已经去世,一定难以承受打击。」说到这,罗燕蓉有些哽咽。

原来,一年前,兰娣阿婆的儿子正在外地出差,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夺去了他年轻的生命!罗燕蓉得知噩耗后,悲痛欲绝!在经历了数日的内心挣扎后,她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。逝者已矣,决不能让生者活在悲痛中!她决定向婆婆隐瞒儿子过世的信息。罗燕蓉悄悄地办理完丈夫的后事,依旧按部就班得照料着婆婆。可事实远非她所想象的那般简单,因为老人多病缠身,经常会情绪失控,对她百般责难,为此,罗燕蓉感到满腹委屈。那天,周阿姨来他们家调解纠纷,罗燕蓉把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她。周阿姨深为感动,她决心要帮帮这对可怜的婆媳。

经过商量后,二人决定为兰娣阿婆物色一位「儿子」,抚慰一下「老母」的情绪,让她的内心有所寄託,这样也能缓解婆媳间的紧张气氛。周阿姨觉得自己的表弟与兰娣阿婆的儿子有几分相像,请求他帮忙,没想到表弟一口就应承下来,说这是积功德的大好事!就这样,三个人开始「搭台唱戏」。

这几个月,兰娣阿婆收到礼物其实都是罗燕蓉事先準备的。周阿姨的表弟负责每周给「老妈」打电话,发给她的生活照片也是运用电脑合成技术处理过的,让老太太认为儿子一直在外地牵挂着她,周阿姨当然也没閑着,她时常上门关心老人的饮食起居。在三人的努力下,兰娣阿婆的精神面貌有了较大改观,能较好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可是,她此时的生理机能已急剧衰退!二周前,她由于诸多癥状併发,被送进了医院,并一度处于昏迷阶段。

一次,罗燕蓉在陪夜时,听到婆婆在梦中呼唤儿子的名字,她心中为之一颤:如果婆婆真的挺不过这次劫难,一定不能让她带着遗憾的离开。于是,她和周阿姨策划了这次「母子相会」。

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病房的门打开。

周阿姨的表弟走了出来,脸上带着忧郁的神色。

「大勇,怎幺啦,老太太看出破绽了?」

「老人的病情比较严重,有时清醒有时糊涂,说话很困难,气息微弱,不过,她对我倒是没有什幺怀疑。」说着话,他拿出一个布挎包递给了罗燕蓉。

「刚才,她一直拉着我,把这个挎包交在我手中,情绪非常激动!老人好像非常看重这个包,再三叮嘱我,万一自己过世,让我把它一同带入土中。」

罗燕蓉不禁鼻子一酸,她知道婆婆重情义,这个沉旧的挎包里,珍藏了她几十年的回忆,也尘封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。故而,老人总是把这个包藏得严严,从不让旁人触碰,即便住进了医院,她也要随身戴着。

「这个包,我以前在你家里看见过,有什幺特别吗?」周阿姨好奇地问。罗燕蓉徐徐打开包扣,从里面取出一本沉旧的日记本。日记本中裱贴着一些照片还夹着一张泛黄的卡片,卡片上赫然写着「领养证」三个字。

周阿姨失声叫道:「这,这是怎幺回事?」

罗燕蓉平静地说道:「这是嘉明的领养证,他不是我婆婆的亲生儿子。」

周阿姨和大勇顿时惊得目瞪口呆!

罗燕蓉继续说道:「三十年前,我未曾谋面的公公还是位消防战士,他在一次抢救行动中,不幸牺牲了,婆婆遭受打击,也因此而流产了,并失去了生育能力,后来,她没有再嫁,而是去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孤儿,他就是嘉明。」

周阿姨仔细翻看日记本,本子上都是兰娣阿婆早年记录的琐事,从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各种线索,充份验证了罗燕蓉所说的。为了抚养儿子长大,兰娣阿婆不知付出多少辛劳,在极度苦闷的年月里,她寄情于纸笔间,把这些生活的片断都一一记录了下来。

周阿姨不禁有些疑惑:「这些情况你事先都知道?」

「非但我知道,嘉明也知道,虽然婆婆一直守护着这个秘密,但由于她的健忘症,难免会有疏漏。一年前,嘉明怀着好奇心,翻开了这个挎包,了解到事情的真相,那一晚,嘉明的眼睛也哭肿了,他和我说,妈妈太伟大了,自己一定要好好工作报答她!」

周阿姨和大勇静静地听着,心中如同打翻五味瓶,不知何种滋味。这一家三口人,毫无血缘关係,却以世间最质朴的亲情将彼此的心连接在一起,他们用爱编织的谎言,让人感到阵阵暖意!

「嘉明出事后,他的同事捎信给我,说他临终前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我能善待婆婆,不要让她再受到伤害,大姐,我怎幺能辜负他呢?」说到这,罗燕蓉已是泣不成声了。

周阿姨百感交集,一把抱住罗燕蓉,柔声说道:「好妹子,不哭!」这一刻,她感到自己的心也几乎要融化了…

第二天凌晨,兰娣阿婆如释重负,安详地走了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