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Y悦生活 >《短篇小说》冢边谈话

《短篇小说》冢边谈话

2020-06-10 Y悦生活 165 views 467

◎一勤

这是一次特别的聚会。顺着虽不再青春、却依然亮丽的美女叶倩的邀请,张文他们另外两男两女到她家一聚。

口头上说是聚聚、吃个饭,再到叶倩她妈妈的一块地里帮忙种菜─主要目的却是向叶倩家人传福音,以此减轻叶倩週日来聚会的压力。而叶母乐意招待也另有情由,因她听说来的人当中有两个男孩,叶倩已经卅三岁依然单身,她的归宿俨然成了她爸妈最忧心的事。

他们五个年轻男女在同一个教会聚会,且是同一个查经小组的,一脸清秀的张文是组长。张文他们早听说叶母对信仰的敌视,再加上她泼辣刁蛮的性格,使得行程延迟了近半年。直到来年春天,四人才答应赴约。

公车里,他们一个个像是坐在即将赴前线的军车里。一张张紧张的肌肉下、欲笑不笑的脸让人忍俊不禁。

造访叶家气氛紧绷
到叶倩家时,叶倩的父母都不在,这让他们鬆了口气,只见她妹妹叶丽在厨房忙活,大伙儿都要进厨房帮忙。叶倩则再三把大家都拦在客厅里。

众人局促地挤在客厅的沙发上,试探着问叶母的动向。

很快上齐了饭菜,大家都吃了起来,因为时刻担心叶母回来,所以很紧张,一桌可口的饭菜并不觉美味。即将结束时,叶母回来了,他们立时绷起了神经。

叶母并不如他们想像的高大,甚至比叶倩还要矮点儿,女人里算是中等身材,模样也一般,脸色有些黑,就那一双眼睛像叶倩描述的样儿,时时都要瞪人似的,让人不敢看。

叶母进门朝屋里扫一眼,说:「饭菜怎幺样啊?」

四人中还算大胆的李敏说:「挺好的。」

「真话假话啊?」叶母一副领导派头走过客厅,坐在餐桌一边的单人沙发上。

本来一句玩笑话,可没人笑,只李敏又回答:「当然真的了。」

叶倩又招呼张文他们吃,然而大家都没再吃两口,纷纷放下筷子。不吃了,便收拾起了桌子,几下收拾清了,手里没活儿干,众人又局促了;因紧张,都坐在沙发上,假装看墙上的电视遮掩。

叶倩洗完碗出来,问叶母:「那块地远吗?」

「不远,就在社区外面,让大家休息会儿,等一下再去。」叶母说着打量向坐在沙发上的客人。

叶倩坐在叶母旁边,说:「你们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。」

叶母接话说:「对,让我认识一下。」

待李敏介绍完,张文放下手中摇控器,一边介绍着自己望向叶母,却发现叶母发呆似的一直在看他一旁的陈大志。这让张文心头有点反感,戛然结束了讲话。

壮实憨厚的陈大志接着说起来,叶母听的更认真了,不时还回应一下,问个问题:「做什幺工作的,老家哪的,收入怎幺样…」及至听说他八十七年次、小她闺女太多,眼神里歎息一声,平静了脸,立即没了话。

最牛母亲坟边种地
挨个儿介绍完后,大家由叶倩引导着又僵硬地聊会儿天,便下了楼,拿着事先準备好的铁与锄头。叶母和叶倩走在前面,张文他们在后面顿觉神清气爽,这才又有了说笑。

走出社区,又拐过一条街,路边渐露荒凉。张文他们只顾着说话,不经意地一抬头,见叶母和叶倩正走在坟地里。那一个个「土馒头」错落地排列在杂草掩映的墙根下,十分突兀的现于他们眼底。他们说话声顿时低了,悄然走在坟边的过道,眼神想看又不敢看的掠过。

走过墙根,是一小块缓坡上的地,长着已破土的小秧苗,有玉米和向日葵。这些城里的年轻人当然不认得,放慢脚步低头看,再抬头,才发现眼界变得宽阔了,放眼望去可是一大片北方平原,一块块的种着各色庄稼。

张文他们本以为要去那一片里的一块地,没想到叶母走到前面又一小片稀稀落落的坟地停了下来。他们跟过去,没等反应过来,叶母说:「就是这儿,先把地翻了。」

大家的心里落差全写在脸上,这哪是农田?简直是坟地!在坟头与地垄间有十多平方米的空间,这便是叶母淘换来的地。那些女孩又紧张了,这回不是因为叶母,而是脚边的土馒头。

叶母拿根树枝在地上划着道道说:「就是这一块,躲着坟。」

听似闲谈,却是命令。张文和大志他俩看着手中把玩了一路的铁和锄头,只得走过去,这才知道不是来玩的。文弱的张文根本没干过体力活,更别说下田了。倒是大志,挥舞着手中的铁,撅着硬梆的地面,不一会儿已翻出了一小块儿,很像那幺回事儿。

从暴躁班长到最佳干部
张文拉开话头:「阿姨,你怎幺找着这块地的?」

「是一个牌友,说起这儿有块地没人种。我闲着也是闲着,就种点儿东西。」

张文答应一声,没了下句。

叶母彷彿这才注意到有他,问起了他的工作、家庭、收入…张文一一作答。

叶母简直越问越没兴趣,话头一转说:「你们也信基督教?」

张文正想着如何挑开信仰的话题,听她这幺问,立时一喜,连忙答应。

「有意思吗?」叶母紧跟一句。

张文听出了她话底的嘲讽之意,难免有些抵触,一时没答话。

一边心宽的大志,说:「阿姨,有信仰可好啦。」

「你给我说说怎幺好?我怎幺就没看出来?」

大志顾自说起来:「信仰改变了我很多,让我学会了宽容和感恩。举个我一直记得的例子吧,上初中时是班长,不信主之前老发脾气,仗着自己人高马大,总是出言不逊,跟同学的关係处不好。后来信主后,我才知道怎幺跟同学相处了,不是我要管他们,而是要爱他们,要学会宽容。初中毕业时,班里评比,我竟然得了最佳班干部。这简直不可思议,他们本来一直向老师打小报告,要换掉我的。还有,我跟家人的关係也改变了很多。信主之前,我跟我爸的关係十分不好…」

叶母还算有耐心的听大志说完。

「你说的很好,人是该常常自我检讨,可是也用不着成天往教会跑吧!年轻人还是要以事业为重,天天泡在教会能有什幺出息?」

人死后只剩枯骨?

大志被堵得没了话,一直在旁跃跃欲试的张文开了腔:「阿姨,人是该有上进心,但人活着不只是为了事业。」

「那你为了什幺?」

「人追求事业,追求成功,是没有尽头的,永远也不能满足,换句话说永远也达不到。」

「那就啥也不干了?像你们说的,成天只要祷告就行了?」

「不是,人当然要努力,但人不能只为事业活着。」

「还为什幺?」

「事业都是短暂的,人就是再成功,死了什幺也带不走。」

「至少这辈子我舒坦了。」

「阿姨我明白你的意思,你是说人活着要舒服,要快乐是吧?」

「对,你算说对一句话。」

「但是,人真的能快乐吗?谁的人生不是劳苦愁烦?有钱了就快乐吗?事业成功了就快乐吗?人心是不会满足的…」

叶母表情有些凝重。

「因为人是有罪的,人是被自己的罪性束缚了,迷失了本来要追求的。我们要为永恆考虑,灵魂的需要才是根本的,眼见的那些都不重要!」

张文本要再说耶稣对灵魂的救赎,叶母突然打断他说:「行了!什幺眼前的不重要!什幺永恆,什幺灵魂!人死了都是枯骨一堆,你没见到这些吗?」

叶母扭头望着身边的坟茔,又瞪向张文。

大志适时地走过来,说:「阿姨,你看挖到这儿行吗?」

叶母跟他走过去。

坟边谈话在心中发酵
张文在一旁,心情大挫。接下来虽又有些说笑,他难再开心起来,一直到翻完地回去,还耿耿不快。大家也都神色郁郁的,直到坐上回家的车,驶出好远,才渐渐缓过来,轻声说着:「叶倩确实不容易…」

张文也平静了许多,对坐在一旁的李敏说:「我看叶倩她妈妈是故意与基督信仰敌对,因为叶倩这幺大了还没嫁出去,她肯定把错全归到她的信仰上。」

「嗯,再加上叶倩因为常去教会,在家陪她妈的时间就少了。」李敏说。

张文歎口气,望向车窗外。

夜里,叶母躺在床上不能入睡。叶倩她爸感觉到她有些不对劲儿,怕惹她发脾气故意不吭声。

好一阵,叶母终于说话了,像是自言自语:「你说人活着是为了什幺呢?」

叶父转过身来,看看她还是没说话。

叶母顾自又说:「只是为了儿女吗?」

叶父思考片时,轻声说:「那还能怎幺着?」说完又转过了身去。

叶母轻歎口气,望着窗外的深蓝夜空,久久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